20111201

     R0033887.JPG    

 

 

好一陣子了,我總能吃到舅媽家裡開心農場的新鮮蔬菜。

每回聚餐,總是聽到她們閒聊中在農場裡的趣事。

沒有噴灑農藥的過程,就是要夜間拿著手電筒捉蟲;每一回我總是在旁邊呵呵笑,她們總說苦喔苦。

可這確實是談話中最甘甜的部分。

表弟,與我相差幾個月而已,身高不高,沒有茂密的頭髮,但總是謙虛禮貌,慷慨大方;每回我總是跟我媽媽說,表弟是我回台灣後看過最帥的男人。將要嫁他的女孩絕對是一個很幸福聰穎的人。明白了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的伴侶的大道理中的簡單。

表弟也耕耘裡頭。

他仔細地耕耘農場,除了經營田園餐廳。

架了網子,裡頭有我很驚喜的櫛瓜,還有豎在旁的

葉蘿蔔(葉太郎);是日本系列的菜。

只吃葉子不吃蘿蔔。

 

     R0033871.JPG  

 

表弟每回都對我精神喊話,只有早日的葉太郎精神抖擻,想嚐到好吃又脆綠的葉子,就要早來。

每每,我聽的衝動;然後總是在太陽已高掛的時候,在床上又靦腆又襖惱著。

那天,表弟在我尚未卸掉睏睡的表情,就出現在我家門口,開朗的提了一大包的新鮮蔬菜。

那個時候,真如青蛙王子般的,令人雀躍!

才放入冷藏櫃,家人又急著出門,丟下只能乾著急的我。

所幸,後來電話那頭報了喜,讓人放了一顆灼燙的擔心。

媽媽把公主安頓好後,回家了。

我想媽媽肯定飢腸轆轆地趕車,忘了足餐。

取出了葉太郎,我決定炒了新鮮的溫體牛,也是親戚給的溫暖。

 

     R0033874.JPG  

 

先把牛肉片簡單醃製,一小匙的黃糖,醬油,米酒,香油。

按揉後,再加上地瓜粉。

 

     R0033876.JPG  

 

輕拍兩瓣的蒜頭,一顆小辣椒。

家裡的朝天椒,小小一個頭,真是不能輕忽的火辣。

下一點油,熱鍋後,炒香熱蒜頭與辣椒,再加入牛肉拌炒,每一片都小心炒開鋪平。

牛肉別太熟了,變色後,丟入青菜,菜一軟即可起鍋。

媽媽說要換了桌上的餐巾,我拿出了芬蘭買的桌布。

母女倆,很快樂地完餐。

隔天一早,我一樣地煮了這道,放入保溫盒帶去醫院;發燒後的父親,顯然胃口不好。

我們一起嚐了,再繼續話家常。以為的兩三天,結果又是一周過後。

有時候,總覺得爸爸是童話故事裡的小紅帽;常常得被大野狼叼走。

於是英勇的媽媽與我,得去解救他回來。

童話故事裡,大野狼最後被解決了;而我渴望的,那討人厭的"生病"也能被我們打敗了。

讓我,總能很快樂地,一次又一次地位家人端上一盤盤熱呼呼的菜餚。

好嗎?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蘇菲 的頭像
蘇菲

蘇菲;從大大不列顛開始

蘇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