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122010

R0020507.JPG 

柔和的筆觸下,我心裡嚮往了一碗熱呼呼的肉羹湯;無法抑制。在超市要大關門的前兩天有計畫性地買了豬的後腿肉與香菜。可知!我平常是捨不得買這種昂貴的調味菜,一來吃不完二來可以忍著不吃。但!肉羹湯怎能不這味呢?? 安慰自我地說:過節嘛!難得!細心地在某天的近中午切著蘿蔔絲,浸泡著媽媽給我的香菇,後腿肉按著紋路切成條狀,加上了一點糖鹽酒一顆蛋還有澱粉。我真的有幫它們按摩喔。湯的部分,真的沒有大骨可熬,放了干貝乾;我小小地改變了一下湯頭 。然後;又聽著老師教的,撈小浮渣渣,最後放下蛋花。

滴了幾滴香油,一點烏醋。

最後在灑上Moon口中嬌貴的香菜。

我吃上了兩碗,身邊友人說:台灣菜怎如此好吃??

我把頭撇向另一邊,得意地笑了。

 

在此;特地謝謝Moon,也謝謝曾媽。(雖然不認識您,然而;一位遊子得到的家鄉味,暖洋洋的,寒冬不冷了。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蘇菲 的頭像
蘇菲

蘇菲;從大大不列顛開始

蘇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7) 人氣()